他游西湖逛河坊街 还夸杭州菜好吃

  史蒂芬·威廉·霍金(Stephen William Hawking),1942年1月8日出生于英国牛津,英国剑桥大学著名物理学家,现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20世纪享有国际盛誉的伟人之一。

  王力,这个在杭州河坊街做了十几年棕编的手工艺人,看到霍金去世的新闻那刻,也震惊了:“我在河坊街摆摊已经18年了,这是我人生中遇到过的最大的大腕,太可惜了。”

  2007年1月25日,浙江省杭州市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八次会议,审议并通过了杭州市人民政府推荐的“杭州市荣誉市民”议案,决定授予斯蒂芬·霍金“杭州市荣誉市民”称号。

  荣誉市民授予理由:霍金先生在开展高层次学术活动、培养拔尖人才、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等方面为杭州市和浙江大学作出了重大贡献。

  当时,霍金是受邀来参加在浙江大学举办的系列国际数学大会。从2002年8月9日到8月16日,霍金和夫人一共在杭州呆了8天,中间抽了半天时间去游了西湖,逛了河坊街。

  王力就是那时候遇到霍金的,这段奇遇也一直让他津津乐道。当时,霍金逛河坊街时看中了王力的棕编,买走了他编的一条鳄鱼和一条中国龙。

  让王力事后懊恼不已的是,他当时居然没认出霍金,还是后来看报纸才知道自己前一天遇到的坐在轮椅上的“怪人”就是全世界鼎鼎大名的英国科学家霍金。

  他做梦都盼着霍金能再来一次杭州,现在是等不到了。我们只能穿越时间,回味霍金在杭州的时刻——

  2002年8月9日,离浙江大学举办的系列国际数学大会开幕还有一天,霍金抵达上海浦东机场。都市快报记者当时也去现场接机了,虽然经过长途飞行,霍金显得很疲惫,但他皮肤真好,像婴儿一样,白里透红,泛着光泽。为霍金驾车的浙大驾驶员傅师傅形容说,“他像个可爱的孩子”。从浦东机场到杭州的车上,共有12人,霍金与夫人坐在最后排,他的三个护士坐在倒数第二排。开始一段路,霍金坐在自己的轮椅上,精神很好,他用电脑与夫人和护士聊天,后排不时爆发出笑声。护士们笑得很响很夸张,可能是故意让霍金看到她们的快乐。

  这次随行的,除了霍金夫人伊莱娜(已在2006年与霍金离婚),还有三名护士、一名助手、一名机械师(专门“伺候”霍金的电脑和轮椅)。

  从机场出来有个急转弯,霍金的头轻轻碰到了窗玻璃,他的夫人立即小心地把他的头揽在怀里,护士们也用手挡着玻璃。

  10多分钟后,霍金夫人提出霍金想直接坐在座椅上。四个人便将他抱出轮椅,看得出,霍金的身材很高大。离开了轮椅,霍金把头亲昵地靠在夫人肩上,夫人轻搂着他,不时凝视着他的眼睛,无声微笑。这姿势一直保持到杭州。路上,霍金两次示意要喝水。浙大办公室主任王立人专门准备了袋泡红茶。夫人用调羹,自己先尝一口,再一勺一勺喂给他。护士们用毛巾帮着擦嘴。

  陪同的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忠超是霍金的中国弟子,他后来在《霍金的杭州七日》写道:在沥沥细雨中,我们驶进杭州。得知100多位记者已将香格里拉饭店东楼前门团团围住,霍金夫人当机立断,决定从后门进入。虽然当时没有一位记者在场,可是第二天的《都市快报》上还是刊出我们一行人鱼贯而入的场景。后来我打听到,是记者用非常好的相机,从远处拍摄的。

  霍金在杭州前后待了8天,除了工作和准备8月15日的公开演讲,还在8月14日这天,抽出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去游了西湖。

  霍金的轮椅被放在画舫的船头,之后,霍金就一直待在那里,没有动过。天空下着细雨,画舫缓缓地朝三潭印月驶去,霍金一直笑着。随行的丘成桐教授跟他讲述着三潭印月的来历,雷峰塔的故事,霍金夫妇认真地听着。

  霍金被美景吸引了,在船上只说过一句话:“It is very beautiful(真美)。”

  船行到西泠桥边,微风细雨,荷香一阵阵飘来。霍金的鼻翼翕动,霍金夫人说,他们只看到过睡莲,没见过荷花,荷花真香。于是,画舫就在荷香中停了好久。看他们这么喜欢荷花,画舫在杭州饭店停下后,浙大的工作人员马上到曲院风荷买了一支,给霍金夫妇看过后,送到他们的房间。

  他们的到来让整条街欣喜若狂。大家都围拢来,想看看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于是,霍金夫妇的逛街行动,一直都有近百名市民陪同。

  精巧的内画鼻烟壶,一下子就让霍金夫妇不想迈步了。霍金盯着鼻烟壶,像研究宇宙一样皱起了眉头。机灵的工艺师马上现场表演,画了两只小巧的鸟儿给霍金看。霍金笑了。

  街中央一个卖手工艺品的摊位吸引住了夫妇俩的目光。货架上挂着各种各样用棕榈叶做得惟妙惟肖的小动物。霍金盯着其中的一只鳄鱼目不转睛。他夫人立刻意会了:向来喜欢鳄鱼的丈夫肯定是想买下它。

  于是,付钱,买下。摊主(就是王力)高兴得脸都红了。他赶紧拿下架子上的中国龙,不由分说地递到霍金车上。听说霍金的儿子喜欢壁虎,又马上附赠了一只壁虎。

  这些小东西显然特别讨霍金欢心。他要助手把小鳄鱼放在他面前的电脑上,然后,就一边走路,一边看着小鳄鱼,惟恐谁会把它拿走一样。

  霍金夫人把菜弄碎,然后一勺一勺地喂给他吃。霍金吃得很香,一边吃,一边忙着在电脑上敲击:“我不知道这个菜叫什么名字,但我很喜欢吃……这种感觉真好,非常美妙……我吃得太饱了,我想休息一下……”

  在助手和夫人的鼓励下,他还尝了尝店家自己酿的酒。一高兴,他还跟大家开起了玩笑:“喝了杭州的酒,M理论我都可以解决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