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帮我们设计了 杭州植物园和花港观鱼公园的人走了

  普通人,可能对孙筱祥这个名字不太了解。可所有杭州人,甚至是只要来过杭州的人,肯定都去逛过他设计的公园。

  孙筱祥,1921年5月29日,出生于杭州萧山一个家境贫寒的农民家庭,父亲是一个小商贩,靠挑担沿街卖绸缎养活一家人。

  18岁时,孙筱祥考上了浙江丽水联合高中(现在杭州高级中学的前身)。后来,又考上了浙江大学龙泉分校农学院农学系。

  因为喜欢画画,孙筱祥曾跟着孙多慈(曾是徐悲鸿女友)学油画,徐悲鸿还曾举荐他去报考中央大学美术系。

  大学毕业后回到杭州,孙筱祥的“处女作”就是杭州花港观鱼公园,也是新中国成立后西湖风景名胜区规划设计和兴建的第一座大型现代公园。

  花港观鱼公园的规划设计、建设,不仅继承了中国优秀园林艺术传统,同时又吸收了西方,特别是英国自然式园林的优点,有重大创新和突破,是新中国园林规划设计和建设的优秀典范。

  恢复和发展历史上“花港观鱼”古迹,扩大金鱼园,增设牡丹园,开辟花港,设置文娱厅与大草坪活动区。

  适当满足城市居民及休闲疗养游览人员的需要,同时相对解决一部分北山地区游人过分拥挤的状况。

  公园一出手,就成了中国园林界至今的经典,到现在为止,中国所有学园林的学生在实习时,必去的打卡点,就是花港观鱼。

  孙筱祥第一次让中国的公园里有了漂亮的大草坪;第一次在公园里,采用了等高线进行地形竖向的设计;牡丹园里的假山园,综合了中国假山园、日本筑山园、英国岩石园的特色……

  昨晚,打电话给杭州植物园园长余金良时,他正在江西庐山,国内很多植物园园长都在,就在开会的时候,大家听到了孙筱祥去世的消息。

  园长们都很感慨,因为国内实在太多植物园都和孙老有关。比如北京林学院植物园、北京植物园、华南植物园、海南植物园、厦门万石园林植物园、深圳仙湖植物园和中国科学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等。

  1951年,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植物园开始筹建,当时杭州请了很多专家来研讨总体规划,后来成立了一个专家组,当时刚30多岁的孙筱祥,挑起大梁,设计了《杭州植物园总体规划图》。

  这个规划做得有多好?余金良说,这么多年过去了,园林界的人还说,杭州植物园是最漂亮的植物园。

  举个例子好了,就拿植物园里头的植物分类区来说,是国内第一个。相当于在植物园里,给植物们做了一个“家谱”。

  这个“家谱”整个区域是一个个小山包,路面可以排水,自带净化系统,几十年前的设计,放到今天来说都很先进。

  余金良说,孙筱祥对杭州植物园的感情很深。90岁生日时,余金良去北京给他过生日,准备了一个礼物,是一本相册,里头有一张他当年设计植物园的规划图,还有很多老照片。

  余金良说,植物分类区有一个小湖,湖边有个红亭子。孙筱祥就站在红亭子边,和大家讲,当年为什么要建一个红亭子,周边的植物为什么要这么配等。

  有一年,他说,湖边的树已经长得很高了,树太高,显得湖面就小了,看着像一个小池塘。应该顺着哪个方向,再挖大一点,这样和植物搭配的比例才更协调。

  余金良说,“他已经是大师了,但是根本没有吃老本,还在反思自己的作品,看哪里还可以继续完善,还可以更好。”

  孙筱祥,一生在设计公园,也在教人去设计公园。像杭州,就有很多他带出来的学生。

  比如,杭州市园文局老局长施奠东(1985年3月至1997年5月任杭州市园林文物局局长)、杭州市园文局绿化处处长唐宇力等等。

  施老局长,1957年到北京林业大学读风景园林设计,孙筱祥就是他的老师,“认识60多年了,当了我一辈子的老师。”

  而另一个学生唐宇力说,孙老开创了中国园林的先锋,在新中国成立以后,为中国园林最先打开了一扇窗户。

  孙筱祥90周岁生日时,全国好多学生一起到北京给他过生日,杭州植物园园长余金良也去了。他说8年过去了,至今记得,生日会上,老先生用英语讲了一句话:“我依然是一个学生,我还要不断学习,提升自己。”

  余金良说,他已经是这么厉害的大师了,有这么骄傲的资本,但还是这么自谦,始终把自己摆在一个学生的位置,太了不起。

  施老局长说,上周,他还给孙老打过电话,孙老先生夫人说他身体还好的。昨天下午得到消息,打过去,夫人已经在学校安排后事了,说所幸走得很平静。

  施老局长有些哽咽:“去年,他还回过杭州。都约好了,明年5月29日,就在西湖边,我们这些学生,给他办一场百岁宴。杭州有习惯的,99周岁办百岁宴。都已经安排好了……”

  孙筱祥老先生的葬礼,过几天会在北京办。杭州的学生们,大概有30人左右,遍布园林界、规划界,要一起送花圈过去。

  孙先生集专业造园大师、研究家、教授、画家、花卉园艺家、建筑师、大地规划师于一身。

  先后在澳大利亚15所、美国15所著名大学讲学;六次作为国际风景园林学术大会特邀嘉宾或主题演讲人作学术报告;多次获得国际学术荣誉奖,并于2014年获得国际风景园林师联合会IFLA杰弗里·杰里科爵士金质奖章。

  孙先生曾任浙江农业大学“森林与造园教研室”主任,杭州西湖风景建设小组组长(1950年-1955年),杭州都市计划委员会委员(1951年-1955年),北京林业大学园林设计教研室主任(1957年-1987年)、园林设计研究室主任(1982年至今)、风景园林系学术委员会主任(1988年-1991年),中国科学院北京植物园造园组导师(1956年-1962年),林业部第三届科技委,林业部园林科技查新咨询专家,中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建筑学会会员,中国园艺学会理事,建设部城市规划研究院园林研究室主任(1974年-1975年),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建设规划设计研究所”风景园林总设计师,海口市总园林师,海口市园林规划设计研究院名誉院长兼总园林师,林业出版社特约编审,美国Sasaki设计公司项目顾问。享受国务院高等教育特殊津贴。

  在国外发表英文论文8篇,国内发表中文论文30篇,所著《园林艺术与园林设计》教材,自1962年至1992年,为30年间该学科的经典教材。为中国现代风景园林规划设计学科之创始人与奠基人,是“中国现代风景园林学科(Landscape Architecture)之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